天天论文网

硕士论文范文

MPA论文(公共管理硕士)

首页 >硕士论文范文 >MPA论文(公共管理硕士)

一 村( 社区 )一 法律顾问工作机制研究-以枣庄市S区为例

作者:徐 倩 日期:2019/2/19 14:28:56 点击:

     

 

当前随着我国城乡一体化建设的不断深入推进,城镇化的进程不断加快,城市的社区和农村的村居作为我国最基础的社会单元,面临的新增问题层出不穷,例如村居的土地流转、占地补偿、留守儿童,社区的外来人口涌入、社会弱势群体保障等等。同时,伴随着利益格局的改变、经济成分的多样化,形成了种种不稳定因素,给村居和社区的管理带来了困难和压力。

 

为加强村居和社区的管理,推进村居和社区的法治建设,增强基层干部群众的法律意识,国家、省、市分别发出号召,要求加快推进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切实提升村(社区)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创新基层社会治理能力,维护基层群众的合法权益。2017 年,枣庄市 S 区在全区开展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力求不断推动法律服务向村居、社区延伸,有效增强全区广大基层干部群众的法律意识,促进基层民主法治建设,逐步形成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管理村(社区)公共事务、化解基层矛盾纠纷、维护群众合法权益和社会和谐稳定的新格局。但在实际的实践过程中,该制度在人员选派机制、运行机制、监督机制、考核机制、退出机制等方面又面临着诸多问题,本文通过文献研究法、问卷调查法、访谈法等研究方法分析 S 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的工作机制,对其中出现的问题进行全面剖析,进而从优化人员选派机制、完善运行机制、改进保障机制、提升监督力度、改革考核机制、设立退出机制等六个方面入手提出完善 S 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机制的优化方案,为推动 S 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提供意见。

 

关键词    村(社区)法律顾问;工作机制;律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


 

 

Abstract

 

The village and community is the basic social unit in our country. While, along with the deepening of urban-rural integration and the accelerating process of urbanization, many problems emerge in an endless stream in villages and communities. For example, in villages there are problems of land circulation, land compensation and left-behind children. In communities, there are problems of influx of extraneous people and protecting of the vulnerable groups. At the same time, with the change of interest pattern and the diversification of economic components, kinds of various unstable factors arose, which have brought difficulties and pressure to the management of villages and communities.

 

In order to strengthen the management of villages and communities, to promote the rule of law construction in villages and communities, and to enhance the legal awareness of grass-roots cadres and masses. The nation, provinces and municipalities have issued calls that we should speed up the construction of public legal service system, enhance the ability of villages (communities) to innovate grass-roots social governance using the the rule of law, and guarantee the legitimate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the grassroots. In 2017, S District of Zaozhuang City launched the program of "one legal adviser per village(community)" in the whole district, aiming at building a new order of rule of law by promoting the extension of legal services to the villages and communities, enhancing the legal awareness of the grass-roots cadres and masses and promoting the construction of democracy and rule of law at the grass-roots level. In the new order, we manage village (community) public affairs by the rule of law, resolve conflicts and disputes by the rule of law and safeguard the legitimate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the masses all by the rule of law, so as to build a harmonious and stable social. While in the actual practice, the program faces many problems in personnel selection mechanism, operation mechanism, supervision mechanism, assessment mechanism and exit mechanism.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working mechanism of " one legal adviser per village(community)" in S District through the methods of literature research, questionnaire survey, interview, etc, and analyzes the problems that appear in it. Then, starting from the six aspects of optimizing the personnel selection mechanism, improving the operating mechanism, improving the guarantee mechanism, enhancing supervision, reforming the assessment mechanism, and establishing an exit mechanism, we put forward an optimization plan for improving the working mechanism of " one legal adviser per village(community)" and make suggestionsto promote this work in S District.

 

Key words Village(community)Legal advisersWorking mechanism Lawyers Grass-roots legal service workers


 

 

1         

 

1.1     研究背景和选题意义

 

近年来,我国的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我国城镇化率由 1978 年的 17.9% 提高到 2017 年的 58.5%,城镇常住人口由 1978 年的 1.7 亿增长到 8.1 亿人,城市数量由 193 个增加到 657 [1]

 

全国整体城镇化水平快速提高,农村的村居和城市的社区之间的人口流动加快,各种社会问题席卷而来,给村居和社区的管理带来了巨大压力。法律服务如同衣食住行一般,成为民众生产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民众对法律服务的需求持续增长[2]

 

为加强村居和社区的管理,推进村居和社区的法治建设,增强基层干部群众的法律意识,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普遍建立法律顾问制度,同时又明确指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基础在基层,工作重点在基层。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推进覆盖城乡居民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加强民生领域法律服务。村居和社区作为我国最基础的社会治理单元,是基层法制建设的重要阵地,是实现依法治国的的基础。

 

为响应国家、省、市多级的号召,推进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提升村居、社区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水平,2017 年,枣庄市 S 区在全区开展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本文通过文献研究法、问卷调查法、访谈法等研究方法分析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中的人员选派机制、运行机制、保障机制、监督机制、考核机制等工作机制,对其中出现的不足进行全面剖析,进而提出完善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机制的优化方案,为县级政府推动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提供意见。

 

1.2     国内外研究现状

 

1.2.1    国外研究现状

 

国外并没有一村(社区) 一法律顾问制度,但是鉴于枣庄市 S 区在贯彻落实《关于开展一村(社区) 一法律顾问工作的实施意见》的方案中规定村(社区)法律顾问主要由社会律师(含申请律师执业人员)、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担任。在英国、美国均有类似的基层法律服务制度,可以作为一定借鉴。

 对于西方国家来说,一百多年来,社区已经成为了规划中最有力和流行的理念 [3]。刘视湘认为只有那些已经形成共同文化,拥有共同心理,并有大量的人共同居住的地域范围才能被称之为社区。许多学者认为社区的发展一方面能够有效缓解社会中的诸多问题,另一方面具备便捷、灵活、高效等优势的社区可以作为重要的公共法律服务渠道。社区作为公共法律服务的渠道在英国、美国的的社区法律服务制度中可见一斑。

 

论及近代资产阶级法治的发源地,英国可以说是其中之一,该国法律服务制度的发展比较完善。英国的社区法律服务是法律援助体系的两大组成部分之一,社区法律服务(Community Legal Service) 即民事法律援助,是指在法律服务委员会的管理下,由律师、法律中心、独立咨询中心、公民咨询局以及其他地方组织共同实施的一种法律服务形式,社区法律服务包含以下内容: 第一、法律协助。第二、在法庭上的法律协助。第三、被认可的家事协助,即与解决家事纠纷有关的协助。第四、诉讼代理。第五、 家事调停。第六、由大法官授权的其他法律服务。也就是说,社区法律服务除了包括民事法律援助,事实上还包括了原来的法律咨询、协助和调解的内容[4]。民事诉讼代理法律援助服务不涉及以下案件类型:医疗灾害以外的人身伤害案件、商业纠纷、诽谤诉讼、遗嘱等[5]

 

英国学者斯宾塞认为律师之所以愿意向公民提供公益性的法律服务,是因为公共利益和职业道德的要求,这是一种向贫困公民提供的慈善行为。在英国还有社区法律咨询服务,这一服务是社区法律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社区法律咨询服务的所需资金由法律服务委员提供,与独立的法律咨询组织和律师合作。随着科技的发展英国的社区法律咨询服务采取了更为灵活多样的服务形式,主要有社区法律服务网站、社区法律咨询服务热线、数码电视服务、社区法律咨询服务中心等。法律咨询服务的范围非常广泛,主要是常见法律事务的咨询和帮助包括社会福利救济、劳动就业、婚姻家庭、住房、医疗过失、人身伤害、债务、教育等。为广大经济困难 (低收入人群或者依靠救济金生活的人) 的英国居民提供内容丰富的、保密且独立的免费法律咨询服务[6]

美国学者格尔茨认为个人的基本政治权利应当包括享有基本的法律服务。美国法律服务制度采取政府社区合作的模式。社区作为一个非营利性的组织,与政府是合作关系,不受政府的领导和管理。但是当政府需要社区配合落实新的政策时,社区应当积极配合。除此之外,社区还可以制定自己辖区的法律,这样就使得社区拥有了一定的自主权,能够有效地促进基层法律服务工作的开展。

 

1.2.2    国内研究现状

 

2007 年,随着宁波市司法局《宁波市建立农村法律顾问制度实施意见》的出台和实施,宁波市在全国范围内走在了实行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的前列。根据意见的规定,法律顾问应当为村民委员会、贫困村民和村里的经济合作社提供法律服务,具体包括帮助修订完善村规民约、起草合同、提供法律咨询、开展法制宣传、提供法律援助等。驻村律师一般由村两委会或村经济合作社出面签约聘用,涉及有偿服务的,可在平等自愿原则下,与所在村或村民另行签订有偿法律服务合同。宁波市采取多措施结合的方法来提高驻村律师服务质量具体措施有:强化业务培训,提高专业水准;建立工作日志和回访检查制度;重大事项及时报告处置等。

 

胡国强认为,宁波市各村(社区)的法律顾问在宣传法律知识、化解群众纠纷、完善村规民约等方面均发挥了积极的作用,给基层带去法律大餐的同时,也在影响和改变村()民的法律观念。到 2014 年底,宁波市范围内所有的村(社区)均设立了法律顾问,覆盖率达 100%。律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在担当农村和社区法律顾问过程中,共参与修订涉法文书 1653 件,开展法制宣传 1615 场次,调解矛盾纠纷 2294 件,组织义务法律咨询 36483 人次,承办法律援助案件 469 [7]

 

牛旭(2015)通过对山西省基层司法所进行深入调研,从工作机制的角度分析了在山西省开展的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的现状和初步经验,论述了实行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的必要性。他认为基层作为整个社会的根基,基层的改革和治理关系有赖于法律的正确实施,基层法律服务工作的扎实开展对基层和社会都有着重要意义。他从加强组织领导、完善物质保障、细化检查考评、重视宣传示范四个方面论述推进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机制的方法,他认为山西省引入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机制能够充分发挥基层司法所的职能,全面提升基层司法治理水平,为基层群众带来专业的法律服务,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作为创新基层社会治理的举措,在很大程度上发挥着国家法治与基层生活之间媒介的功能,既关系着国家社会治理大局,又维护着基层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8]

 

颜明婷(2014)将桂林市开展律师进社区担任法律顾问的情况深入剖析,她认为当前我国的基层社区(村居)管理压力很大,影响了和谐社会的建设,实施律师进社区担任法律顾问这一制度,对基层群众来说,能充实和增加他们的法律知识;对社区来说,能营造和谐的法治氛围,推动社区发展,促进和谐社会建设;对律师来说,能够在社会中树立良好的职业形象,促进律师服务业的健康发展;对社会来说,有助于社会管理,完善法制化社会建设。她认为发展和完善律师进社区制度,律师将发挥维护社区和谐稳定和法制建设的主力军的作用,能有效保障基层群众的切身利益,帮助其树立良好的法律修养,促进社区形成良好的法制环境,促进建设和谐社区。同时,采取一定措施积极引导律师投身于这一公益性岗位中去,也是新时期促进我国公益性法律服务事业发展的重要选择[9]

 

林巧(2016)从政策过程理论的角度分析了浙江省舟山市实施的一社区一法律顾问制度,她认为从制度设计的角度出发,社区法律顾问制度既体现了行政体系深入基层社会治理,又契合了基层依法自治的逻辑。这样设计的制度发挥了国家法制和基层生活中间的媒介作用,能够缓解基层社会与法律推进之间的矛盾。社区法律顾问制度的实施一方面能够预警或化解基层的不稳定因素,另一方面维护了基层民主的合法权益,在很大程度上缓和了法律推进与基层社会自主发展之间的矛盾[10]

 

赵佳敏(2018)以兰州为例进行社会调查,详细介绍了甘肃村()法律顾问制度现状,包括工作主体、服务对象、具体内容和服务形式。列举了实施村()法律顾问制度的优势,主要有提高农民的法律意识、为农村营造良好的法制环境、落实乡村振兴战略等。她认为甘肃村()法律顾问制度在实施过程中也出现了相关配套政策缺失和执行力不强的问题,她认为应当从外部扶持机制和内部优化机制这两个方面入手,分别具体采取明确立法、司法行政部门加强对村()法律顾问的管理、注重村()法律顾问自身能力培养、加强宣传工作和社会工作介入提升村()法律顾问制度建设、提升村()法律顾问能力建设等措施,完善村()法律顾问制度[11]

 

在我国各地实行的村(社区)法律顾问工作有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一村一律师一村(社区)一律师一村一法律顾问等多种称谓,但是根本都是由政府出资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法律服务,这些社会组织大多都是律师事务所或基层法律服务所,他们具备专业的律师或者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团队,愿意履行公益性的社会责任,能够接受低报酬,向社区和村居群众提供必要的法律服务。通过有效的公共服务供给和免费法律援助等形式,有效化解农村社会矛盾,实现城镇化发展需求,促进农村社会和谐发展[12]

1.2.3    国内外研究现状评述

 

在西方社会中,作为核心价值的公平正义既起到了维护社会稳定的道德规范的作用,又奠定了政治法律制度的伦理基础。在英国和美国,实施基层法律服务制度,向弱势公民群体提供法律服务,体现了政府履行社会责任、法律服务从业者履行职业责任,同时也帮助公民实现基本权利能力。同时,在建立由政府、社区、非政府组织、法律服务从业者、法律服务志愿者等多主体共同参与的多元化公共法律服务体系,为公民提供可靠的公共法律服务等方面的经验,值得我们认真借鉴。而我国部分城市开展的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及其类似制度覆盖范围更广,提供服务种类更多,有利于提高基层群众法制意识,有利于维护基层稳定,有利于推进基层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针对这项制度的工作机制进行全方位的研究,找寻其中存在的不足,进而提升实施效果,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和价值。


 

1.3     研究内容和方法

 

1.3.1    研究内容

 

本文通过分析枣庄市 S 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制度中的人员选派机制、运行机制、保障机制、监督机制、考核机制等工作机制,对其中出现的问题进行全面剖析,进而提出完善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机制的优化方案,为县级政府推动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提供意见,具体内容如下:

 

第一章为绪论。主要介绍研究背景和选题意义、国内外的研究现状以及研究内容与方法。

 

第二章为相关概念、理论及制度实行的依据。详细介绍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制度实行的政策和法律依据。

 

第三章为制度实行概况及工作机制分析。介绍 2017 年以来枣庄市 S 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制度实行的的大致情况,并从人员选派机制、运行机制、保障机制、监督机制和考核机制五个方面入手分析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制度的工作机制。

 

第四章为调查设计及实施情况。本文主要采取问卷调查法和访谈法获取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制度及各工作机制具体情况的一手资料,本章详细说明问卷调查法和访谈法的设计思路及具体实施的情况。

 

第五章为工作机制存在的不足。从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制度中的选派机制、运行机制、保障机制、监督机制、考核机制、退出机制等工作机制入手,分别介绍各工作机制存在的不足。

 

第六章为改善工作机制的措施。优化人员选派机制:严格落实双向选择、积极开展人员选派的宣传工作;完善运行机制:加强宣传工作、组建志愿者团队、重视法律顾问的工作落实、增设应急法律顾问;改进保障机制:制定并执行培训计划、设立经费动态增长机制;提升监督力度:明确监督责任和处罚措施、构建全方位监督格局、引导村()民委员会合理运用监管职权;改革考核机制:明确考核制度和考核细则、及时公开并反馈考核结果、设立适当的奖惩方案、增加群众满意度在考核中的比重;设立退出机制:增设退出机制、设立候补法律顾问。

 

1.3.2    研究方法

 

第一、文献研究法:通过公共图书馆、互联网、数据库等各种途径搜索有关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机制的报纸、期刊、杂志等材料,以此作为成文的基础。通过对国家相关法规和地方法规文件的研究,了解国家的相关政策与规范;通过对其他学者的相关文献的研究,了解对该问题的研究进展,并借鉴其他学者的观点,在此基础上提出自己的观点。

第二、问卷调查法:针对村()民、法律顾问、司法局工作人员制作、下发、回收调查问卷,归纳分析在他们眼中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机制存在的不足和不足,运用分析统计方法,提炼出具有普遍性、改进价值的问题,进行针对性研究。

 

第三、访谈法:设计针对村()民委员会工作人员的访谈提纲,通过开放性问题的提问,更深入地了解他们对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机制的见解和意见。


 

 

  2 章  相关概念、理论及制度实行的依据

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制度的开展需要有一定的理论支撑,又由于这是一项政府制定的制度,各级政府由上至下均提供了相应的政策依据,在这项制度其中涉及相关法律问题,各个法律、法规、部门法等提供了相应的法律依据。

2.1     相关概念、理论

 

2.1.1    政府购买公共服务

 

上世纪 80 年代,E.S.萨瓦斯教授经过仔细梳理政府与社会组织之间的购买服务关系,他认为美国一样可以将基层社区的一些工作(包括矛盾化解等)外包给社会组织开展[13]。我国自 2015 1 1 日起施行的《政府购买服务管理办法(暂行)》将政府购买服务定义为通过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把政府直接提供的一部分公共服务事项以及政府履职所需服务事项,按照一定的方式和程序,交由具备条件的社会力量和事业单位承担,并由政府根据合同约定向其支付费用。在该管理办法中将法律服务作为政府履职所需辅助性事项之一列入了政府购买服务指导性目录。

 

美国著名公共行政学者登哈特主张发挥社区与非政府组织在公共管理中的作用,强调为公民服务而不是为顾客服务[14]。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 Amir Hefetz 认为,政府购买服务合同在 20 世纪 8090 年代于美国已经非常普遍[15]

 

2016 年山东省出台的《关于开展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说明,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是政府通过向律师事务所和基层法律服务所购买服务的方式进行,引导社会力量广泛参与,依靠法律专业人才主要是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和基层法律服务所的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向基层组织和干部群众提供法律服务[16]2017 年,枣庄市 S 区依据该实施意见制定适合本区的具体方案,正式在辖区范围内的 166 个村(社区)全面推行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 制度。

2.1.2    安全阀理论

 

安全阀理论是现代冲突论的重要成果。这种理论认为社会应当通过一定的机制,这一机制是可控制的、合法的、制度化,借由这一机制释放社会中的紧张,回应社会诉求,进而使得社会冲突能够缓和或消除。一方面,安全阀可以为社会不满提供释放途径,允许自由表达而达到防止敌对思想积累的目的;另一方面,安全阀还可以转移矛盾,避免矛盾的激化。

 

(社区)法律顾问的设置无疑是为基层设置了一个安全阀,既能疏导村(社区)产生的矛盾纠纷,缓解基层的社会冲突;又能增强村()民的法律意识,提高村 ()民委员会依法管理村(社区)的水平,维护基层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2.1.3    公共治理理论

 

上世纪 70 年代,西方管理学界产生了公共治理理论,这一理论认为,公共的意义不仅仅指政府,治理的主体可以是政府,但也可以不单单是政府,做好管理和服务并不一定依靠政府的自身,通过外包给社会组织,从而形成多个中心,主体之间相互依赖或关联,各自发挥其自身功效。治理的兴起不应被看作是国家的衰败,而应该是国家适应外部环境变化的一种能力的体现 [17]

 

公共治理理论适用中,国家和社会都不是固定的实体,在相互作用的过程中,它们的结构、目标、支持者、规则和社会控制都会发生变化[18]多中心治理理论认为,与政府相比,社会组织在公共服务的提供方面具有创造性强、成本低、效率高的优点,多中心治理理论认为政府应该将公共服务的生产和供给分开,将部分权利下放给具有一定资质的社会组织,而不能同时作为公共服务的生产者和提供者。随着社会的迅速发展,群众的需求种类日益繁多,对政府提出的要求也更加具体化,政府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因此,政府应该适当将从公共服务的生产领域交给社会组织,让社会组织承担具体生产,政府通过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服务来满足大众需求。通过这种治理方式,可以实现更好地提供公共服务,提高社会管理水平。公共治理理论有效适用需要公民参与的有序扩大,公民具有积极、能动的公民资格,他们已经不仅仅是纳税人和公共服务的消费者,更是社区公共事务管理的直接参与者,是社区的治理者[19]

 

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制度的实施正是公共治理理论的实际运用,是政府向律师事务所、基层法律服务所这两类社会组织购买法律服务,由律师事务所和基层法律服务所向基层村(社区)的群众和组织提供公共法律服务。采取这种方式,既能充分发挥律师事务所、基层法律服务所的专业优势,提供公共法律服务;又能满足基层村(社区)群众和组织的法律服务方面的需求。

2.2     制度实行的政策依据

 

2.2.1    中央政策的号召

 

为加强村居和社区的管理,推进村居和社区的法治建设,增强基层干部群众的法律意识,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普遍建立法律顾问制度2016 年的中央一号文件进一步指示,加强农村法律服务和法律援助”“增强农民的国家意识、法治意识、社会责任意识 提高农民文明素质和农村社会文明程度。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推进覆盖城乡居民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加强民生领域法律服务;同时又明确指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基础在基层,工作重点在基层。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入推进农村社区建设试点工作的意见》中提出推动法治工作网络、机制和人员向农村社区延伸,推进覆盖农村居民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这些部署和要求为我国建设完备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明确了目标,也为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制度的制定和开展奠定了政策基础。

 

2.2.2    司法部的行政指导意见

 

2006 年司法部出台了《关于司法行政工作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服务的意见》,要求拓展农村法律服务领域,律师要为农村提供法律顾问、法律咨询、代理诉讼和法律援助等服务;乡镇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通过担任村民委员会的法律顾问,帮助农村建章立制、实施依法治理等,服务农村社会的法治化管理。意见尝试引导律师和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担任村民委员会的法律顾问,为农村提供法律服务,为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制度的开展指明了方向。

 

2014 年司法部出台了《关于推进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的意见》,该意见中提出要引导广大律师、公证员和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积极参与公益性法律服务,积极探索建立乡村(社区)法律顾问制度,深化政府法律顾问工作,引导律师积极参与信访、调解、群体性案()件处置和社区工作等公益法律服务。2017 年司法部出台的《关于推进公共法律服务平台建设的意见》中提出,推进公共法律服务资源科学布局、均衡配置和优化整合,将到 2018 年底前在全国范围内基本实现村()法律顾问全覆盖作为公共法律服务平台建设总体目标之一。

 

2.2.3    省级政策

 

2015 年山东省出台《关于加快推进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的意见》,其中要求积极开展公益性基础法律服务。以政府购买为基础,主要面向弱势群体、小微企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大力推进由法律服务机构和人员提供的公益性法律顾问、咨询、辩护、代理、公证、司法鉴定等服务业务。大力实施法律顾问全覆盖工程,推行并落实一村(社区)一顾问,推动法律服务向基层延伸,促进城乡法律服务均等化、一体化。通过政府购买等方式,鼓励引导法律服务人员积极参与信访、调解、群体性案()件处置和社区工作等公益性法律服务,切实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法律服务需求。

 

2016 年山东省出台的《政府购买公共法律服务办法》,将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服务纳入政府购买公共法律服务指导目录。2017 年《山东省财政补助村级组织运转保障资金管理办法》规定,保障村(社区)法律顾问每村(社区)每年 3000 元标准的补助经费。

2016 年山东省出台的《关于开展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说明,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工作以政府购买服务为基础,引导社会力量广泛参与,依托法律专业人才开展法律服务进村(社区),为基层组织和干部群众提供法律服务。

2.3     制度实行的法律依据

 

律师和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担任村()法律顾问具备法律法规上的授权,具体规定有以下两个方面:一方面,2008 6 1 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律师可接受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委托担任法律顾问。村民委员会和居民委员会可被看作其他组织。另一方面, 2017 12 25 日司法部出台新修订的《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管理办法》,其中第三条规定,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的职责是按照司法部规定的业务范围和执业要求,开展法律服务,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促进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和法治建设。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和《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管理办法》为律师和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担任村(社区)法律顾问提供授权。在具体工作中,村(社区)法律顾问可参照相关部门法以及其他条例、规定,调解民间纠纷、开展法律援助、提供法律服务。法律是用一种人民所不了解的语言写成的,这就使人民处于对少数法律解释者的依赖地位[20]。村(社区)法律顾问的设立能够更有效的满足人民群众的合理诉求。

2.4     本章小结


国家、司法部、山东省相继出台有关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和法律顾问制度的决定、意见等,这为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制度的开展奠定了政策基础;《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管理办法》以及相关部门法、条例等为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制度提供了相应的法律支撑,这都为保障村(社区) 法律顾问工作扎实开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在依法治国的时代背景下,基层群众渴望理性维权,基层依法治理也迫切需要法治的思维和法治的方式解决矛盾纠纷[21]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制度可以说是应运而生,并将在基层村(社区)扎根发展,为基层稳定和社会和谐贡献一份力量。

天天论文网
专注硕士论文代写服务

24小时免费热线

SERVICE ONLINE

13838208225

手机扫描二维码

收缩
  • 电话咨询

  • 1383820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