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论文网

硕士论文范文

美国少年司法理念的变迁及对少年司法制度的影响

作者:王萍 日期:2019/3/12 15:19:20 点击:

摘要

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案件、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案件、著名歌唱家之子李天一强奸案以及各种层出不穷报道出来的校园霸凌事件。这些关于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其中有的是未成年作为主动实施犯罪者,有的则是犯罪事件的受害者,一经报道便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讨论。其中有关未成年人主动犯罪的案件更是引起社会大众对刑事责任年龄是否应该降低展开如火如荼的讨论。

 

我国当前在少年司法制度方面都取得了不错的进展。1984 年在上海长宁区法院诞生了第一个少年法庭,而后在全国法院系统建立的少年法庭逐渐增多。但是少年司法在保护少年利益的同时也存在着理论研究、立法规范和组织体系建设等方面的不足。建立中国特色的少年司法制度还需要我们积极的探索和付出艰苦的努力。基于此,本文认为对开创少年司法与成人司法相区隔之先河的美国少年司法制度进行研究显得尤为重要和必要。

 

1899 年美国在芝加哥设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少年法庭,自此开创了少年司法与成人司法相区隔的先河,将少年司法系统从传统的刑事司法系统中分离出来。基于少年在心理和生理方面的特点,强调对少年犯罪的个别化处理,少年司法有其独立的程序和法律理念,构成了美国法律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深远地影响着其他国家的少年司法制度。

 

从美国少年司法的发展历程和事件中可以分析出其少年司法制度在发展过程中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经历了从保护到严惩再到保护与严惩的折中。究其原因不外乎社会环境的变化导致的少年犯罪形势的恶化以及医学、生理学、心理学、社会学、青少年犯罪学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发展。正是因为这些客观变化,导致了美国在对待少年司法的问题上出现了不同的司法理念,而司法理念的变迁更是直接影响了少年司法制度的变化。

 

美国最初在儿童利益最大化国家亲权的理念影响下,建立少年司法制度的初衷是为了更好地保护未成年人,针对未成年人同成年人在心理和生理上的不同而实施福利型司法政策。随着城市化、工业化的发展以及人口的增长,美国青少年犯罪率不断上升。公众对少年犯的政策理念发生变化,严罚理念开始贯彻在少年司法制度中,行为——责任即是少年犯罪认定的线性标准。然而,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于 1988 年对汤姆逊诉俄克拉荷马州(Thompson v. Oklahoma)一案以及 2004 年洛普诉西蒙斯(Roper v. Simmons)一案的判决中禁止对未成年人适用死刑可以看出美国少年司法理念在福利政策与严罚政策中的折中,从而在制度上采取了平衡与恢复性司法。

 

鉴于此,本文在研究和分析美国少年司法理念的变迁以及导致理念变迁的原因和不同理念下美国少年司法所采取的制度和程序的基础上,结合我国具体国情,以期帮助我们在借鉴的基础上完善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制度。

 

[关键词]少年司法;国家亲权;严罚政策

Abstract

The “red, yellow and blue” kindergarten child abuse cases in Beijing, the case of child custody in Shanghai Ctrip Parenting Park, the rape of Li Tianyi and various forms of campus bullying reported in an endless stream. Some of these criminal cases involving juvenile delinquency include minors who have taken the initiative to commit crimes and others who are victims. Once reported, they have triggered widespread concern and discussion in society. This also reflects people’s concerns about juvenile delinquency. Due to the development of the economic level, the young people's developmental age is ahead of schedule, coupled with the low threshold of access to the Internet, and the youth’s exposure to violence, pornography, and other harmful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cultures. Juvenile delinquents are cruel and have a bad influence on the social environment. The discussion on the age of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should be discussed in full swing.

 

China has made good progress in the juvenile justice system. The first juvenile court was born in Shanghai's Changning District Court in 1984, and the number of juvenile courts established in the national court system has gradually increased. While juvenile justice protects the interests of juveniles, there is also a phenomenon of insufficient juvenile justice legislation. Based on this, this article thinks it is very important and necessary to study the American juvenile justice system that separates juvenile justice and adult justice.

 

In 1899, the United States established the world's first juvenile court in Chicago. Since then, it has created a precedent for separating juvenile justice from adult juvenile justice and has separated the juvenile justice system from the traditional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Based on the psychological and physical characteristics of juveniles, the juvenile judiciary emphasizes the individualization of juvenile delinquency. Juvenile justice has its own independent procedures and legal concepts, constituting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American legal system, and has a profoundinfluence on juvenile justice in other countries' system.

 

From the development history and events of juvenile justice in the United States, it can be analyzed that juvenile justice system is not immutable in the development process, but has experienced from protection to severe punishment to compromise between the two. The reasons are not only the deterioration of the juvenile delinquency caused by changes in the social environment, but also the development of natural sciences and social sciences such as medicine, physiology, psychology, sociology, and juvenile criminology. It is precisely because of these objective changes that the United States has adopted different judicial concepts in its treatment of juvenile justice. The change in the judicial concept has directly affected the changes in the juvenile justice system.

 

In the United States, initially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he concept of “maximizing the interests of children” and “Parens Patriae”, the original intention of establishing a juvenile justice system was to better protect minors.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urbanization, industrialization, and the growth of the population, the juvenile delinquency rate in the United States continues to rise. The public has changed the policy concept of juvenile delinquency, and the concept of “strict punishment” has begun to implement in the juvenile justice system. “Behavior-responsibility” is the linear standard for juvenile delinquency. However, from 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1988 against Thompson v. Oklahoma and the 2005 Roper v. Simmons case, the juvenile was barred from sentencing to death. It can be seen as a compromise between the two justice concepts.

 

In view of this, by studying and analyzing the changes in the American juvenile justice concept and combining our country’s specific national conditions, this article aims at helping to improve the protection system for minors in our country.

 

[Key words]Juvenile Justice; Parens Patriae; Gettough Policy

 

导言

 

一、问题的提出

 

(一)问题的提出

 

近年来,有关未成年人实施犯罪及对未成年人被实施犯罪的案件报导层出不

 

穷,李某某等五人强奸案、层出不穷的校园暴力事件、长春盗车杀婴案

 

南校长带女生开房案携程亲子园事件以及最近的红黄蓝幼儿虐待案

 

等等等,这都反映出有关未成年人的案件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从报道中我们

 

不难发现,其中有未成年人主动涉案作为犯罪的实施者给社会利益及他人利益造成损害;也有未成年人作为犯罪的受害人遭受损害的案件。这些案件不仅暴露出未成年犯罪人的主观恶性,也显示出其作为未成年人所处的亦被侵害的弱势地位。尤其是李某某等五人强奸案、校园暴力、校园霸凌案件成为未成年人犯罪的典型案件,引发了人们对于未成年人犯罪原因、犯罪手段的残酷以及社会影响的恶劣程度的广泛讨论,同时也彰显了少年司法的困惑,一时间对于刑事责任年龄应该降低,少年入刑的门槛降低的观点被推上风口浪尖。

 

美国少年司法从诞生以来就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少年司法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作为少年司法的起源国,自 1899 年伊利诺伊州《少年法院法》的制定以及芝加哥少年法院的诞生,在百余年的演变过程中,美国少年司法经过了强调罪错少年的福利到强调对罪错少年的惩罚再到强调平衡与恢复性司法,在不断变化的社会环境背景下,探索少年司法的出路。当前,我国正在抓紧深入推动少年司法改革。在这样的背景下,完整地了解起源国少年司法发展的历史是十分必要。

 

鉴于此,本文在研究和分析美国少年司法理念的变迁以及导致理念变迁的原因和不同理念下美国少年司法所采取的制度和程序的基础上,结合我国具体国情,以期帮助我们在借鉴的基础上完善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制度。

 

(二)本论文拟突破的主要问题和观点

 

本文以美国少年司法的发展理念的变迁为主线,在总结现有研究成果的基础

 

上,采用比较分析、实证分析的方法,对美国少年司法制度的建立、发展的理念

以及相关概念和现实制度实践等加以介绍,并在此基础上对美国少年司法在发展

 

过程中变迁加以评价,以期对我国未成年保护的相关立法和司法制度改革等提出

 

建议。

 

未成年人的保护一直是两大法系关注的重点,未成年人由于其自身在生理和

 

心理上的特殊性,对社会的依赖程度相较于成年人来说都要更大,无法像成年人

 

一样对自己的一切行为负责,因此需要对未成年加以保护。美国的少年司法经历

 

了从福利型保护少年到对少年罪错的严罚再到区分对待的折中主义,通过对其少

 

年司法的研究,结合我国具体国情,有助于我们在借鉴的基础上完善我国对于未

 

成年人的保护制度。

 

二、国内外文献综述

 

(一)国内相关课题研究现状

 

国内同类课题研究状况:目前笔者在所能接触的资源中研究美国少年司法的研究著作和学位论文,专题论文不少,但基本都是针对美国少年司法的某一项制度设计进行介绍和探讨,例如一些纯翻译性成果,如韩建军翻译的《美国的少年法庭》(斯蒂文·A·德津著 ,载《青少年犯罪问题》2000 年第 2 期)、房建翻译的《少年法庭的发展及存在的若干主要问题》(罗伯特·考德威尔著,载《青少年犯罪问题》1986 年第 4 期)等。国内还翻译了一些美国少年法典,主要有《美国伊利诺斯州少年法庭法》、《美国青少年犯教养法》、《美国青少年教养法的补充规定》等。另外还有一些对美国少年司法的转介性的成果张鸿巍、韦林欣的《美国少年司法的新近发展》(载《法学论坛》2005 年第 2 期)、温小洁的《我国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研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03 年版)等。这些论文中对美国少年司法的理念涉及不多,更不用说对美国少年司法理念的变迁及理念变迁影响下美国少年司法制度设计的变迁进行相对完整的探究。

(二)国外相关课题研究现状

 

国外同类课题研究状况:在美国学术界,少年司法长期都是一个热点问题,在一百多年时间中,产生了大量研究成果。研究美国少年司法史的专门性著作不少,代表性的如伯纳德(Thomas J. Bernard)的《少年司法的循环》(The Cycle of Juvenile Justic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2.)、沃特金斯(John C. Watkins)的《少年司法的世纪》(The Juvenile Justice Century, CarolinaAcademic Press,1998.)等,但更多的是在少年罪错、少年司法、刑事司法研究的著作中顺及美国少年司法的历史演变,例如西蒙森(Clifford E. Simonsen与戈登(Marshall S. Gordon )合著的《美国少年司法》(Juvenile Justice in America, Macmillan Publishing Co.,1982.)等。

 

三、研究价值及意义

 

正如奥拉斯基(Marvin Olasky)所言:通向未来的关键在于了解过去。

 

1899 年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少年法院的诞生开创了少年司法与成人司法相区隔之先河,其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少年司法的发展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可以说大多数国家的少年司法制度都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很大程度上批判、借鉴、甚至是移植于美国少年司法模式,并在此基础上加以完善和发展。美国著名法学家庞德曾高度评价其为自 1215 年英国大宪章签署以来,英美司法制度最重大之进展。美国少年司法的历史意义和理论研究价值可见一斑。

 

在百余年的演变过程中,美国最初在儿童利益最大化国家亲权的理念影响下,建立少年司法制度的初衷是为了更好地保护未成年人,针对未成年人同成年人在心理和生理上的不同而实施福利型司法政策。随着城市化、工业化的发展以及人口的增长,美国青少年犯罪率不断上升。公众对少年犯的政策理念发生变化,严罚理念开始贯彻在少年司法制度中,司法实践中更多的是关注

 

而不是行为人。然而,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于 1988 年对汤姆逊诉俄克拉荷马州(Thompson v. Oklahoma)一案以及 2004 年洛普诉西蒙斯(Roper v. Simmons)一案的判决中禁止对未成年人适用死刑可以看出美国少年司法理念在福利政策与严罚政策中的折中,从而在制度上采取了平衡。美国经历了司法理念的变迁并基于此做出了相应的司法制度的变迁。当前,我国正在抓紧深入推动少年司法改革。在这样的背景下,完整地了解起源国少年司法发展的历史是十分必要。

 

不同历史文化、法系背景的国家关于未成年人保护有着不同的规定,对于我

 

国的相关制度的完善有着借鉴学习的意义。通过研究美国少年司法理念的变迁以

 

及基于理念变迁而改变的少年司法制度,以期在借鉴少年司法起源国的基础上完

 

善我国相关立法和司法建设。


 

四、主要研究方法

 

(一)文献的研究方法

 

本篇论文深入搜集国内、国外学者关于美国少年司法的文献,在深入分析相

 

关文献的基础上得出自己的结论。

 

(二)比较的研究方法

 

本文通过研究美国少年司法及少年保护的相关立法,同我国国内未成年人保

 

护的相关立法和司法制度进行对比,从中找出可以借鉴学习的地方。

 

(三)价值的研究方法

 

不同法律规定的制定都有其背后的价值衡量。本文在分析国外相关制度规定

 

的基础上,结合中国具体的国情和文化传统,在价值衡量的基础上为中国未来关

 

于未成年人保护的立法和司法制度改革提出一些建议。

 

五、论文结构

 

百余年来,少年司法已经发展演变成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司法制度的组成部分。在国际社会,少年司法的发展状况已经成为衡量一国人权保护状况、司法进步程度的重要标尺。美国的少年司法从诞生以来对世界其他国家少年司法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然而美国少年司法从建立之初发展至今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从福利严罚再到现在的二元折中,少年司法的发展也引起了广泛的争议。本篇论文期望从少年司法理念入手,试图揭示制度变迁背后的推动力。正文部分主要分为四章来撰写美国少年司法理念及不同理念下少年司法制度的设置。第一章主要介绍美国少年保护的初衷,即国家亲权理念下的少年司法制度。这一章主要对国家亲权理念的概念、采取国家亲权理念的原因以及在此理念影响下的少年司法制度的相关规定加以研究和分析。第二章主要写美国少年司法理念的变迁,即从福利型转向严罚理念下的少年司法制度。这部分涉及严罚理念的概念、分析从福利型转向严罚理念的原因以及在严罚理念的指导下,少年司法制度发生的相应改变。第三章主要写在福利的回归与严罚的并存的折中主义理念下美国的少年司法制度。这一章主要介绍折中主义理念的概念、分析美国少年司法在实践中选择折中的原因以及研究此理念在司法实践中的体现,即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关于少年死刑适用的著名案例(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于 1988 年对汤姆逊诉俄克拉荷马州(Thompson v. Oklahoma)一案以及 2004 年洛普诉西蒙斯(Roper v. Simmons一案)。第四章在上述几章的介绍的基础上提出美国少年司法对我国建立完善少年司法制度的一些启示。

 

第一章 国家亲权理念下的少年司法制度

 

第一节 国家亲权理念

 

一、国家亲权理念的内涵

 

国家亲权(Parens patriae)1的概念最早来自于拉丁语,字典中查阅到其字面上的含义即国家家长”(parent of the country)。这一理念源自英国,是英国封建统治的产物,最终在衡平法中得以运用,它的传统的含义是指国家居于无法律行为能力者(如未成年人或者精神病人)的君主和监护人的地位。国家亲权是英美法系的一大创举,这一理论是古代父权角色的补充,其目的在于巩固阶级秩序。为世界上其他国家亲权制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美国早期作为英国的殖民地,其价值理念深受英国影响,国家亲权这一理念后来也被美国所接受,但是在美国所发展的国家亲权精神已经和英国当时的内涵有所不同。

 

国家亲权理论通常有以下三个基本内涵:第一,国家作为整个社会的最终大家长,理所当然地处在未成年人的最终监护人的地位,因此其应当积极行使保护未成年人权利的职责;第二,与父母亲权在一个家庭中的地位相比,国家亲权高于父母的亲权,当未成年人的父母没有能力保护未成年子女或者有能力不保护或不适当履行保护未成年人权利的时候,国家就可以超越父母亲权,对未成年人进行强制性干预和保护;第三,国家虽然是未成年人的最终监护人,在父母亲权缺失时超越父母亲权,充任未成年人父母,应当充分考虑孩子的利益和福利,一切以孩子的利益为首。2

 

国家亲权是从父母亲权中逐步脱胎而来的,早期父母尤其是父亲在家庭事务中享有绝对的权威,对于未成年人的管教完全处于父母的权利之下,国家并不干预一个家庭内部的事物;随着社会的发展,未成年人罪错的发展已经超出了家庭内部的范围,父母亲权在未成年人管理方面受到冲击,父母亲权受到一定的限制,但此时父母亲权仍然是家庭权利的中心,国家亲权只在必要的时候起一定的辅助作用;而后国家亲权超越父母亲权,这一时期,国家亲权的地位在父母亲权之上,在特定情况下可以限制和剥夺父母亲权,被认为是未成年人的最终监护人,负有保护未成年人的重要职责。3

 

二、国家亲权与美国少年保护

 

众所周知,国家亲权理念源自英国的封建土地制度并在衡平法院得到发

 

展,美国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各方面都受到英国的广泛的影响,国家亲权理念

 

当然也不例外,不过其内涵在美国的发展过程中有所改变。美国的少年保护大致

 

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殖民时期一直延伸到 1875 年,这一时期的少

 

年保护只是关注个别儿童群体,并没有专门的机构组织实施相应的少年保护工

 

作。第二阶段是从 1875 年一直到 1962 年,这一阶段见证了非政府少年保护组织

 

的诞生和发展。第三阶段从 1962 年一直延续至今。这一阶段也被称为现代少年

 

保护时期,政府作为负责人成为少年保护的重要力量。国家亲权理念基本贯穿了

 

美国少年保护的全过程,尽管后期严罚理念在少年司法中占据主要地位,但国家

 

亲权理念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4

 

(一)1875 年以前的少年保护状况

 

在早期的殖民地时期,家庭、社区和教会主要负责对孩子的管教。当时的法律规定,作为父母可以采取一切必要的方式对孩子加以严格地管教,惩罚力度也非常之大。当孩子的父母不能(包括没有能力或不管的情况)对孩子进行管教的时候,这些孩子将会因为缺少原生父母的管教而不得不被送到其他有能力给予管教的家庭中去,但前提是这些孩子将要为这些家庭提供劳动。这就是著名的学徒制寄养,它被认为是美国家庭寄养制度的萌芽,但其根本出发点是经济利益,儿童的真实身份是被雇佣的廉价劳动力,而不是被照顾和被保护的对象。进入到

 

19 世纪,许多宗教和慈善组织建立了许多孤儿收容所,这些收容所的建立正是为了应对蔓延到城市的霍乱以及贫困问题而建立的。家庭学徒制寄养机制与收容所机构养育机制共同发生着对少年的所谓保护作用。19 世纪初,著名的儿列车运动Orphan Train Movement)开始盛行,大批来自美国东北地区的大城市的孤儿、以及失控儿童被送往美国西部乡村地区,由西部乡村家庭领养的管教。这一时期,对儿童的保护主要力量来自宗教与慈善机构以及儿童社会组织。在 1875 年开始传播非政府儿童保护团体之前,保护儿童的干预措施是零星的,但发生了干预。儿童保护的规模虽然不如当下,但成年人意识到虐待儿童的问题并试图提供帮助。

 

(二)从 1875 年到 1962 年的少年保护状况

 

1、纽约防止虐待儿童协会(NYSPCC)的诞生

 1874 年,九岁的玛丽艾伦威尔逊与她的监护人住在纽约市最糟糕的地产之——地狱厨房。她经常遭到殴打和忽视,一位名叫埃特惠勒的传教士了解到了孩子的困境,并决心拯救她。惠勒咨询了警方,但他们拒绝调查。接下来,惠勒寻求儿童帮助慈善机构的帮助,但他们缺乏干预家庭的权力。当然当时并没有儿童保护服务这样的事情,少年法庭在二十五年后还没有成立。最终,惠勒征求了美国防止虐待动物协会创办人亨利伯格的建议。伯格让他的律师埃尔布里奇格里找到一个拯救孩子的法律机制。格里采用了一个人身保护令状的变种将玛丽艾伦从监护人身边解救。救援玛丽艾伦后,动物保护倡导者亨利伯格和他的律师埃尔布里奇格里感叹说,没有任何政府机构或非政府组织负责保护儿童。伯格和格里决定创建一个致力于保护儿童的非政府慈善组织,因此诞生了纽约防止虐待儿童协会(NYSPCC),该组织是全球第一个完全致力于儿童保护的实体。NYSPCC 的消息传开,到 1922 年,约 300 个非政府儿童保护协会分散在美国各地。随着全国各地的民间儿童保护协会的出现,另一个重要创新出现了:少年法院。

2、少年法院的诞生

 

1899 4 21 日,伊利诺伊州议会通过了美国首部《少年法院法》,根据这部法律,当年的 7 1 日,芝加哥市库克郡建立了美国第一个少年法院,开创了独立于成人刑事司法体系之外的少年司法制度,这一重要举措的诞生得益于各种拯救儿童的运动以及宗教团体、慈善组织和律师协会等多方社会力量的推动。

 

少年法院的诞生受到 19 世纪以来美国社会逐步形成的儿童福利思想和儿童最大利益原则的影响,它与以刑事惩罚为目的的成人刑事司法相区别,强调对未成年人犯罪者实施一种带有强烈福利色彩的恢复”( rehabilitation) 。它在司法理念、机构设置、运作规则等诸多方面与传统的形式承认司法制度产生分离。

天天论文网
专注硕士论文代写服务

24小时免费热线

SERVICE ONLINE

13838208225

手机扫描二维码

收缩
  • 电话咨询

  • 13838208225